打印页面

首页 > 电视周报电视周报 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?

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?

【案情】 2月9号凌晨,犯罪嫌疑人何某、郭某到某桌球室找李某,此时桌球室已打烊,李某、黎某等五六个人在桌球室打扑克牌,何某、郭某来到后在一旁观看,何某一边看一边评牌引起黎某的不满而发生口角。何某、郭某随后离开桌球室,何某因桌球室的事心情不爽,遂打电话邀集朋友阿二、阿三到回桌球室教训黎某。于是何某开车载郭某、阿二、阿三一起到回桌球室,何某、郭某、阿二、阿三径直走到黎某身边,何某二话不说先动手打了黎某一拳,阿三随即对黎某拳打脚脚踢,黎某立即起身反抗躲闪,郭某持木棍、阿二持铁棍追打黎某。约打了两分多钟,何某、郭某、阿二、阿三离开桌球室。

经鉴定,黎某的伤情评定为轻微伤。

【分歧意见】 本案中,争议的焦点是何某、郭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。

第一种意见认为,何某、郭某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,破坏社会秩序,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。

第二种意见认为,何某、郭某的行为性质属于故意伤害行为,但未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,未达到立案标准,不应认定是犯罪。

【评析意见】

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,理由如下:

故意伤害罪的保护法益是公民的人身健康权利,而寻衅滋事罪的保护法益为社会公共秩序与公民人身健康权利。从法条罪状叙述来看,故意伤害罪为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”,而殴打型寻衅滋事罪为“随意殴打他人,情节恶劣的”。 即是否是“随意”殴打是区分寻衅滋事与故意伤害的关键。  

(一)殴打行为的原因

“事出有因”还是“事出无因”成为区分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凡是基于一定原因殴打他人的,一般认定为故意伤害。本案中,何某因为先前在桌球室看他人玩牌的时候,被被害人黎某嫌弃了其看牌多嘴多舌而心中不快,遂产生到回去的意愿,即何某纠集郭某、阿二、阿三找被害人麻烦系事出有因,不符合寻衅滋事罪无事生非的特征。

(二)犯罪对象

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二者在犯罪对象上也有所区别,故意伤害罪中的被告与被害人通常是有矛盾在先,出于报复或者泄愤的目的伤害受害人,且往往实施犯罪行为前有事先预谋。而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,其犯罪对象具有偶然性。本案中,何某在到回桌球室前,他们殴打黎某含有报复动机,于他们而言,犯罪对象是特定的,即侵害对象具有预设性和特定性,在桌球室同桌玩牌的有几个人,他们径直上前就打黎某,而对于同桌的其余任何人他们均无任何殴打行为,故不符合寻衅滋事罪对象临时性与随机性的特征。

(三)殴打行为是否具有偶然性

寻衅滋事罪中的殴打他人行为具有很强的主观随意性,即这种主观随意性多表现为一时兴起,想打就打,没有预谋。而故意伤害罪中的殴打行为,一般有事前的预谋。

(四)殴打发生的场所

故意伤害罪侵犯的公民的人身权利,寻衅滋事罪侵害的是双重法益。通常而言,寻衅滋事罪一般多发生于公共场所或者公共生活空间,是为了挑战公共秩序,寻求精神刺激,而故意伤害罪则没有特定场所的限制。本案中,事发在凌晨2点左右,桌球室已关门未营业,只有一桌人在玩牌,不存在影响公共秩序的问题。

(五)案件发生地点是否特定连续

司法实践中,对寻衅滋事罪(随意殴打他人,情节恶劣)和故意伤害罪定性容易产生混淆的情况,主要发生在行为人先在一地有一挑衅行为,在遭到对方的拒绝或反抗后,恼羞成怒,殴打对方。本案中,犯罪嫌疑人何某是先离开后又纠集朋友到回桌球室,且期间准备了工具。

因此,结合上述分析,笔者认为本案中何某和郭某的行为性质属于故意伤害行为,但未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,未达到立案标准,不应认定是犯罪。

(林翠婷 施梅妹)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gdmztv.com/2019/245353.shtml